重庆刚解放不久,大型歌剧《白毛女》上演,首演队伍竟然是他们!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中华女子学院教务处_中大南方教务系统_赤峰学院教务处梧州聊大
阅读模式

1950年初,一个成立不久的不知名的戏剧学校,在山城各地公演了40余场大型歌剧《白毛女》,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白毛女》海报

1950年1月15日,重庆街头出现一张特别的演出海报:中华戏剧专科学校将公演轰动全国的大型歌剧《白毛女》,演出地点在中央公园该校实验剧场内。

我当时担任重庆市文工团资料股股长,身负观摩演出搜集资料的任务,于是身着军装前去看戏。剧中的男演员音色浑浊雄厚,女演员音色优美悦耳。演出当中,台下时时响起“打倒黄世仁”、“打倒恶霸地主”的怒吼声,演出显然十分成功。  

然而,这样一个重庆解放前3个月才成立的、并不知名的戏剧学校,怎么能在重庆解放后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排演出6幕25场16景的歌剧?确实让人难以想像。好在我是来自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的战士,身上还穿着军装,又是记者出身,通过当时的重庆军管会文艺处派出到该校演出《白毛女》的领队,很快就认识了中华剧专的校长汪漫铎同志和教务主任王余同志,得知他们排演《白毛女》的准备工作,完全是在蒋介石政府尚未溃退前、冒着生命危险的地下状态进行的。  

1948年春暖花开的一天,一位英俊青年从南京飞来重庆的军用飞机上下来,昂然从机场警卫面前走过,登上汽车直奔市内。他的手提箱内,藏着一本红遍解放区、词曲俱全的《白毛女》剧本。这位冒着杀头危险带来《白毛女》剧本的英俊青年,便是青年诗人、歌剧研究专家王余。其时他任《南京人报》记者,借记者身份乘坐国民党军用飞机到重庆,躲过了军警检查的危险。

校长汪漫铎  

1949年秋,中华戏剧专科学校在大梁子中央公园内开办,这是一座以课堂教学与演剧实践相结合的戏剧学校。师生总共百十人,却人才济济。校长汪漫铎,参加过北伐,在比利时获戏剧硕士学位,抗战开始后从延安来到大后方;教授万籁天,留学日本,与田汉同在南国社从事戏剧活动多年;教务主任王余,连同李庆华、赖静、白玲、谢继明、杜皋翰等几位教师,皆渝、蓉戏剧界知名人士,思想倾向进步。招收学生也不只重学历,凡在戏剧上有一技之长,不是特务、流氓,自15岁至30岁都可入学。  

这年十月金秋之际,国民党兵败如山倒。一日,王余把汪漫铎拉到学校剧场舞台大幕后面,拿出慎重收藏的《白毛女》剧本,建议及早准备排演《白毛女》迎接解放,汪漫铎喜出望外。于是,校长与教务主任通力合作,加强学生歌唱与乐器训练课程,物色《白毛女》演员的工作也暗地里展开。

赵友华扮演喜儿,陶鹏扮演杨白劳 

12月1日,中华剧专师生参加欢迎解放军入城之后,全力投入《白毛女》的排练。伴奏的乐器可以简单化,但6幕25场16景的布景、道具不能少。演喜儿的赵友华、演杨白劳的陶鹏、演穆仁智的谢继明、演黄世仁的王槐林、演黄母的孟金弟等等,有的演过话剧,却没有演过歌剧;有的连话剧也没有演过,全凭一副好嗓音和全身心的投入。导演李庆华虽是国立剧专毕业生,编、导、演俱能,但排演歌剧,又是反映解放区农民生活,确实还是第一回。 

那时,我们进军大西南的文艺大队抵达重庆后,迅速改建制为重庆市文工团,但忙于配合当时的政治宣传,来不及排演解放区的大型歌剧与话剧。 

中华剧专的演出很快惊动了重庆军管会文艺处,他们迅速派出卢白同志担任领队,后来由原文艺大队的孙士平继任《白毛女》演出队的领队。《白毛女》在市内演出一段时间后又到重庆造船厂、棉纺厂、毛纺厂等处演出40多场。每天演出一至两场,不收观众分文,只由厂方付给演出用的化妆品消耗费5元,供给有肉食的便饭。睡觉的地方更不讲究,舞台上、化妆间,打开背包随遇而安。每到一处,演职员、老师、干部全体动手搬运布景、道具、乐器,立即装台、架线、挂幕;戏一演完,马上卸台,收拾好一切后,并把场地打扫干净,这一切极获观众好评。

重庆这支首演《白毛女》的队伍,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至今,他们当中的一些人还生活在我们这座城市。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