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金庸小说武功排行榜第一位是独孤九剑?唯慎独才是真谛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中华女子学院教务处_中大南方教务系统_赤峰学院教务处梧州聊大
阅读模式

华罗庚曾经说过:武侠是成年人的童话。这只能证明即便我们已经长大,知道很多事情不可能发生,依然存在着幻想。正是因为有这个武侠梦,才使得武侠小说成为一个流派,出了很多写作的大家。

在还珠楼主的时代,武侠更像是修仙,虽然也有功夫内力的描述,但是更加接近于唐代的传奇,清代的《聊斋》,还没有跳出玄幻的色彩,虽然今天的武侠小说已经江河日下,没有玄幻的视觉冲击,已经很难吸引观者,但是今天有一点遗失很可惜,即便是写玄幻,也不应该抛弃传统文化里的血脉,哪怕是虚构的东西,也是有它的源头。

50年代起香港和台湾新派武侠小说,在梁羽生《龙虎斗京华》中拉开序幕。虽然梁羽生首开先河,不过后来的金庸、古龙等更加技高一筹,在武侠小说领域形成了金、古、梁三足鼎立。特别是金庸,十五部武侠小说,震古烁今,当然爱的人奉为至宝,厌恶者则嗤之以鼻。

不过今天江阳沽酒客不跟大家聊金庸武侠小说优劣的问题。今天我想聊一聊他那瑰丽神奇的武侠世界里的武功,心目中的第一位——“独孤九剑”。

从第一部《书剑恩仇录》开始,金庸就擅长创作独特的武功,陈家洛的“百花错拳”,再悟出“庖丁解牛掌”已经赚足了眼球,后来每一部都有很多精彩的,出人意料的武功出来,但是如果你仔细看过就知道,金庸的武功虽然是自己想出来的,但是绝不是胡编乱造,实在是跟小说的内容一样,绞尽脑汁,并且融入了中国的传统文化。

比如“降龙十八掌”来自“易经”;“逍遥游”、“北冥神功”来自庄子;“侠客行”更是出自李白的古风等等。每一招每一式都煞费苦心,反复设计。可以看出他的用心之处。

有了这些独特武功配给不同小说中的主角,自然就有谁的武功天下第一的比较。又因为金庸的小说其实每一部都可以找到关联性,所以很多人也会思考这个问题。

说到武功的高深莫测,金庸基本上是给的那些根本没有在书中正式出现的高人,如:天山派逍遥子,全真教王重阳,《侠客行》那位不知名的高人,《九阴真经》的黄裳,《葵花宝典》的前朝太监,当然还有本文要说的《独孤九剑》。只有张三丰百岁高龄依然在《倚天屠龙记》中成为武林至尊。

但是为什么我依然觉得“独孤九剑”是第一呢?听我慢慢道来。

“独孤九剑”的创造者是独孤求败,一个人能一时是第一已经难得,而他更加狂妄,居然到处求一败而不可得,这是何等令人惊叹,又是何等的孤独。这套武功,灵感来自中国《易经》,作为传统文化里的群经之首。金庸把这套最高明的武功源头配给它真是无可厚非。

但是更高明的地方,虽然为“九剑”,却是却九九(久久)无穷之意,千变万化,莫可名状。正如李小龙先生说的:以无限为有限,以无法为有法的截拳道哲学观一样。无招胜有招,不知道当年金庸先生有没有受到李小龙先生的影响。

独孤九剑的境界比招式更加重要,也就是人生的境界,一个人从什么都不懂,到懂得很多,再到目空一切,这并不是高傲自大,而是一种内心的强大和强大,“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的至高修为。

“独孤九剑”,讲究料敌先机,是招式求变的极致,在武学境界上尚不及后来的玄铁重剑之“大巧不工”更不及后来内功大成时草木竹石皆可为剑的程度。皆因独孤求败行走江湖及参军打仗时积累了相当多的经验和其提升武功时仔细研究分析对手有关。一种为是对敌招数,另一种为内力修为,在这两者情况下互补互助;二是同为内力修为或对敌招数。

但“独孤九剑”在其出场之时从来都不是由独孤求败本人所使用,即使风清扬也从来没有真正出过手使用“独孤九剑”。

反而在《神雕侠侣》中所描述了是独孤求败本人武学的五种境界。众所周知独孤九剑讲究的基本核心其实就是速度,速度的判断和速度的出手。在敌人出手的一刹那察觉敌人的破绽,然后在敌人来不及变招的情况下速度的制敌。这就是“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前恃之横行天下。”的境界。在这种心境下是根本不可能在造诣上超脱以前的。很多人认为这个阶段是一个升华,更多的是因为对于杨过的迷恋而非理性的分析。因为如果这个阶段是升华,那么独孤求败后来就没有理由改用木剑。关于“木剑”或“无剑”剑法的基本属性也无需多言,“木剑”、“无剑”的基调类似于“重剑剑法”,只不过内力深浅有高下之别而已,并非什么异样类型的“新品种”。

那么“独孤九剑”或者说独孤求败的最后升华是什么时刻,就是他的“无剑”阶段:“自此精修,渐进於无剑胜有剑之境。”这个时候体现出的不仅仅是无招,而且是最上乘的招式速度与内功的力量的总体结合,结合起来后,而这也保证了可以在任何时刻先手制敌。

其实与其说“独孤九剑”是最令人向往的武功,不如说是人生追求的一种超脱的境界。

在西方以美国为代表的个人英雄主义中的如“蜘蛛侠”类型的侠,讲究“责任越大,能力越大”。这是西方对侠的理解或者对英雄的诉求。其实跟东方的观念有相同之处。但是我们更讲究为国为民,侠之大者。并不是你武功越高,就责任越大,而是在危难的时刻,你能表现出怎样高尚的人格,如果没有武功和超能力傍身的情况下,你还能挺身而出吗?

“独孤九剑”追求的境界就是这种,在独处与入世之间的矛盾下,能力和心境则可以分离。

即便是后来修改的版本中,金庸也没有正面描述过独孤求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们只能通过一些残存的线索去臆测,他自号“剑魔”率直,孤傲,不喜拘束,倏然而出,倏然又隐,心中有柔软的地方,也有正常的人性,亦有大喜大悲后的苍凉心境,到底有着怎样的过去和经历毕竟无人知晓了。

黄霑写过一首歌叫《难为正邪定分界》,一个人不被称作侠、圣、仙。反而自称为“魔”,恐怕并不符合中国传统的价值观,他行事自然古怪,也只有这样才能跳出世俗成见藩篱,历尽沧桑,看透红尘的人才能达到一种无为无我的境界。当年《西游记》里的孙悟空也曾经有这样的追求,可惜最后还是被收服了。

独孤这个复姓今天恐怕已经很少了,据说 独孤姓出自刘姓,起源于北魏时代北鲜卑部落,是汉光武帝刘秀的后代以独孤为氏。刘秀之子刘辅的裔孙刘进伯官度辽将军,在攻打匈奴时失败被俘,囚禁于独山(今辽宁省海城境内)之下,他的后代有尸利单于,为谷蠡王,号独孤部,传至六世孙罗辰时,随北魏孝文帝迁居洛阳,遂为河南人,以其部落名命姓,称为独孤氏。 独孤一族为当时鲜卑贵族最显赫的八大姓之一。

虽然这个姓氏在中国历史上有很多典故和过往,但是我想金庸未必是考虑要写这段历史。而是取他的孤独之意。

最快乐的寂寞是独处,最寂寞的快乐是无敌。独孤求败,一个注定寂寞并快乐的名字。使你想到柳宗元的:“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剑魔独孤求败的故事,不足百字描摹,天外高客,孤独天才的形象活脱如画。聪明如金庸当然明白,为独孤求败立传,文字愈少,留白愈多,愈让读者神思驰荡,不能自已。

“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此何等大境界!当世有几人能当之?饮尽这杯叫“孤独”的酒,我辈俗人恐怕也可以消退心中的块垒了。

此间如同金刚经讲四相的境界,所有烦恼都是因四相而有,若无我相,何来有贪嗔痴的烦恼?著我是善人的人相,便有傲慢心,看人不起;众生就是生灭心,所谓众生相者,是指众生的八万四千尘劳烦恼,众生相空,八万四千尘劳烦恼亦空;我相、人相、众生相,相续不断,名寿者相;四相中,但有一相都不得了,有一相则招无量烦恼,即如大海但有一边风起,大海波涛便不能止息。菩萨无四相之无明风,涅槃性海现在眼前——清净、不生不灭、无余。最后到达老庄的无为。

而金庸先生在独孤求败的身上则发挥了王国维的无我境界,其独到之处既演绎这一无我之境在他的浩瀚武学中,在中华传统文化底蕴里,从而也开创了焕然一新的新境界,“无我无形,无我无心,无我无招,无我无敌。”

只是你我凡夫俗子是否能领悟其中奥秘,这就又要看个人的造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