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的请个外籍CFO,估值能继续吊打格力?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中华女子学院教务处_中大南方教务系统_赤峰学院教务处梧州聊大
阅读模式 美的集团任命外籍人士当CFO,在A股先吃螃蟹,背后有三重考量。

10月22日,美的集团(SZ:000333)通过董事会决议,正式任命Helmut Zodl为新一届CFO。此次更换CFO之后,美的成了A股唯一一家聘用外籍CFO的上市公司。

作为一名奥地利籍财务专家,Zodl曾经先后任职IBM和联想不同大洲的财务负责人,资历和能力不必多言。

用外籍人士当CFO,这预示美的集团市值管理新篇章已经到来。

01 A股“蓝筹外资化”背景下的顺势而为

今年三季度,美的集团投资者组成已经是高度外资化。外资+QFII占其总股本接近20%,外资持有总市值接近800亿人民币,全球资本的轻微风吹草动,都会引起美的集团市值变化。

对美的来说,针对全球资本市场的投资者关系管理,维持市值的稳定增长,已经成为了美的集团的重头戏。

对于美的集团来说,未来从新产品研发推出进展,到渠道网络的调整,从对高管的期权激励,到公开市场的回购分红方案,这些在国外成熟市场轻车熟路的资本价值管理的方案,需要在中国A股迅速落地。如何能够通过外籍CFO高效执行这些方案,进而将结果交付给来自五湖四海的外资财务投资者,也就变得非常重要。

这些外资财务投资者对公司的方案支持理解,直接影响了公司股价变化。

而值得注意的是,美的集团更是有大量管理层股权激励的期权,只有美的集团股价表现强势,才能激励管理层提升业绩的动力。

从公司治理角度层层递进,这三个环节能够做到环环相扣,使得各方都相对满意。

这也正是倒逼美的集团的投资者关系沟通水平提升,乃至于必须要招募外籍CFO重要逻辑。

固然,对美的来说,聘用一名国际化的首席财务官,包含薪酬在内,年开支接近千万,可谓一项耗资巨大的市值管理投资,但是美的集团的市值管理早就疗效显著:

在2018年的A股大幅波动中,美的集团发起了A股历史上最大金额的回购注销,成功的稳住了美的集团的估值表现。

美的集团作为白电三雄中最看重市值管理的公司,市盈率常年保持在17倍以上,2018年最高峰时高达23倍PE,相较格力,美的集团享受了30%左右的估值溢价。

估值溢价的稳定使得美的尝到了甜头,再雇佣一个外籍CFO,加大“药量”,才是顺理成章的方案。

02 全球整合透明度的提升

平心而论,美的这些年出海,整体上坎坷大于甜蜜:

首先,在2016年收购德国机器人巨头库卡之后,美的账面商誉迅速膨胀,飚至290亿人民币。而收购之后,天价买到手里的机器人,立刻业绩变脸。

2018年初,库卡曾经定下35亿欧元营收,EBIT(息税前利润率)5%的目标,但随后两次下调预期,高管迅速大换血。

2018年整年,库卡几乎所有业绩指标均为负增长:订单收入33亿欧元,同比下滑8.5%;营收32亿欧元,同比下滑6.8%;税后利润1.7亿欧元,同比暴跌81.2%。

试想,如果当时执行库卡并购案例的是现在的外籍CFO,那么无论事前并购定价的合理性(收购库卡的估值巨高,近50倍市盈率),还是提升事后财务控制的及时性,都不会出现库卡现在这样的尴尬局面。

再加上美的多年海外征战,东芝白电业务并购,意大利Clivet空调并购,新兴市场的若干并购,使得美的海外业务越来越庞大。

接连不断的海外并购,跨越五大洲的市场范围,产品线的高度多元化,网络和人员的多重文化,这些不及市场预期的表现,不知道美的集团董事长方洪波怎么看。

对美的集团来说,作为一个并购而成的出海巨兽,美的最大的风险来自于管理半径的可见度。

美的海外生产基地遍布15个国家,海外员工约33000人,全球销售机构24个,20个全球研发中心,海外销售额超过40%,业务涉及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结算货币高达22种。

欧洲,日本,中东各地的财务准则各有不同,如何将五大洲业务板块统一标准,不同管理实体协同一致,高效完成业绩,是对原美的集团本土管理层的极大考验。这也正是美的集团请到一个外籍CFO的核心需求。

03 向全球资本讲“中国消费”故事

事实上,从外资沪深港股通开放到现在,中国白电企业的外资持股比例始终在快速上升。三家白电巨头的外资持仓市值合计已经高达1500亿人民币。

究其原因,中国作为14亿消费者体量的统一市场有着巨大想象力,本身就吸引了寻求增长的外资目光。

而中国人民消费能力的快速提升,以及包括小家电和机器人产品的目前相对较低的渗透率,这些都是支撑白电龙头,从几千亿到上万亿市值增长的良好想象空间。

中国白电消费市场的规模,体量和统一市场和科技变革,带来的令人兴奋的变化,一方面形成了中国白电企业的独特吸引力,另一个角度说,中国市场的新鲜变化,也常常给海外资本造成了理解上的困难。

从这个角度说,一个外籍CFO能够成为美的集团与外资沟通三方面的桥梁:

从产品线研发来说,美的集团的新品研发日新月异,外资需要随时关注新产品线的推出对业绩的加成;

从渠道变革来讲,中国电商渠道相较其他国家规模更大,发展也更成熟,线上线下的融合和更多变化,美的集团在渠道和供应链的有趣变化同样是外资关注的重点;

而在了解中国消费者变化方面,有一个外籍CFO“带路”,也有助于缓解外资进场的水土不服,也更容易进一步吸引到更多投资者,美的集团的市值管理逻辑进一步强化了。

结语

无论是美的集团未来海外并购标的的进一步整合和管理,还是美的集团应对全球资本市场亮相的新举措,亦或是对全球资本讲好中国故事,从这次招募外籍CFO的措施看,美的集团准备的非常充分。

不过,我们也要看到,并不是所有外来和尚都好念经。

CFO任用外籍效果尚未可知,但中资企业任命外籍CEO效果也不是灵丹妙药。联想集团前任CEO为阿梅里奥,其曾担任戴尔高级副总裁,一度被联想集团寄予厚望,但最终却在IBM整合过程中给联想带来巨大亏损,最终被柳传志重新出山换掉。

美的集团新的CFO命运如何,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猜你喜欢